首頁 > 娛樂 >

劉敏 | 不是沒有感情的機器,只是不愿濫情

2020-11-13 來源:時尚COSMO
劉敏所在的重塑雕像的權利樂隊,劉敏覺得,她生來就是要做樂隊的,“除了這個,別的什么也干不了。”第一次上舞臺也是在高中,學校禮堂里坐著一千多名觀眾,劉敏雖然緊張得腿不由自主抖了一晚,但好在演出沒出岔子。2003年是劉敏樂隊生涯的轉折點。這個四川姑娘決定留在北京,和吉他手華東、原鼓手馬輝一起組建一支正兒八經不混圈、靠排練和演出活下來的職業樂隊。

1

劉敏

劉敏所在的重塑雕像的權利樂隊(以下簡稱“重塑”),在搖滾圈的江湖地位無須過多贅述,世界殿堂級樂隊DepecheMode(趕時髦)曾邀請他們作為演唱會的巡演嘉賓,他們登上過歐洲最大的音樂節的舞臺,這是國內樂團絕無僅有、值得載入史冊的成績。重塑是樂迷滿心期待,又不敢相信他們居然真的會參加綜藝的TOP級選手。

參加樂夏,他們抱著一種破冰的心態,想讓更多人看到國內還有像重塑這樣可以職業化生存的小眾樂隊。節目讓他們像建筑物一樣有秩序感的音樂成功破圈,同時成為談資的,還有主唱華東的精英姿態—強調重塑是第一支只唱英文歌,從來不互動的樂隊,參加節目可以提高樂夏整體的l eve l;追求非常規的好聽,有審美門檻,他們的音樂挑觀眾。喜歡的人覺得他很真實,反感的人覺得他很狂妄。

甚至有人會不自覺地為這個樂隊擔心,什么樣的人才能鎮得住他的一身傲氣組團做隊友?如果你看到無論什么采訪場合都定定地站在C位,不茍言笑但自帶一身女王氣場的劉敏,應該就能找到答案。

一枚核武器

劉敏覺得,她生來就是要做樂隊的,“除了這個,別的什么也干不了。”初中時,她喜歡Beyond,覺得彈著吉他的黃貫中太帥了,就去學吉他,高中擁有了自己的第一支樂隊,取名“U235”。這是鈾(Uranium)元素里中子數為143的放射性同位素,是制造核武器的主要原料之一,光聽名字,你就知道這個樂隊有多硬核。

第一次上舞臺也是在高中,學校禮堂里坐著一千多名觀眾,劉敏雖然緊張得腿不由自主抖了一晚,但好在演出沒出岔子。從那時起,她就非常享受在現場的亢奮感,不論是密閉的live house空間,還是開闊的音樂節舞臺,不同環境有不同氛圍,調動出人不一樣的狀態和情緒。但不是純粹為了歡呼和尖叫,她在舞臺上從來都是站成一座冰山,臺下的反應她多數時候都不太能注意得到,覺得除了肢體和語言,“和空氣當中一些看不見的東西產生化學反應,也是一種互動”。

2003年是劉敏樂隊生涯的轉折點。這個四川姑娘決定留在北京,和吉他手華東、原鼓手馬輝一起組建一支正兒八經不混圈、靠排練和演出活下來的職業樂隊。樂隊起名的時候需要每個人想一個關鍵詞,她貢獻的詞是“重塑”。經歷過不管什么音樂類型,要玩就玩最躁的原始探索階段,她覺得是時候重新定義音樂品位的方向了。所以,周密、嚴謹、極致,成為他們音樂氣質的關鍵詞。

散漫成不了事兒

樂隊的起步階段,因為觀眾無法立刻適應這種過于理性的音樂形式,他們接近一年沒有任何演出的收入,“那是一種赤貧狀態,每天控制自己只能花兩三塊”。

但好在,“重塑是越挫越勇的樂隊”。當市場的接受度有所好轉,簽約了經紀公司之后,樂隊第一次去國外巡演,“只有一個司機,沒有助理,沒有調音師,什么都得靠自己。還沒有錢,很苦,飲食和生活全都不習慣,一天換一個城市,很容易崩潰,就把人逼到了一種極端的情況里去,有些樂隊甚至在路上就打起來了,回國就因為受不了那種生活解散了。”

但重塑挺了下來。劉敏覺得,最終能生存下來的樂隊都是職業化的,音樂不是一時興起的玩玩而已。她見過的最職業化的樂隊,“每一場演出的質量都一模一樣,括舞臺上的釘子釘在哪兒,都不會變的。”

重塑追求對舞臺的絕對掌控感,為了經得起推敲,一張專輯可以籌備8年;一場2個小時的演出,他們會提前2個月排練;排練的時候要像軍訓一樣一遍一遍地重復,直到每一個動作都變成刻在肌肉里的記憶。她說“:做這一切不是為了避免出錯,而是在現場出錯的情況下,也能馬上彌補。”

舞臺總會有意外發生。樂夏初舞臺表演的《Pigs in theRiver》,因為演唱前工作人員不小心挪動了鍵盤,導致彈奏不出聲音。華東吹了段口哨挽救了這個事故,樂迷覺得這首歌的現場終于出了一個不一樣的版本,甚至期待未來的演出再多些“神來之筆”,但這樣的瑕疵還是令他們感到遺憾。

事后他們會反思,底線是同樣的問題絕對不能連續出現。

2

劉敏

理性地感性著

加入重塑之前,劉敏是吉他手,后來改彈了貝斯。也不是沒有妥協的成分,“重塑找了很多貝斯手,但后來發現我來彈貝斯相對而言是最合適的。”

她知道怎么在樂隊發揮自己的優勢,比如女性天然就對情感的敏銳程度更高。“你會發現很多著名樂隊的貝斯手都是女性,因為貝斯這個樂器由女性來彈,律動就會更好,低聲部就具有更優美的旋律,給人的感覺就會更獨特。”她也因此開發了自己的新技能,不再是樂隊里的單一工種,學了貝斯之后,又學了鋼琴,計算機專業出身的她,還負責用電腦合成樂隊演出的音樂工程。

劉敏能感受到,在搖滾圈,除非是女子樂團,女樂手通常會被認為是個附屬角色。“他們就覺得一個女性沒法完成全部的音樂,一定是男性在主導。但真要說男性在哪兒有優勢,就是體力上,他們更搬得動樂器。”

相比于華東完全不相信任何靈感的絕對理性,她覺得自己擁有更多的即興細胞。華東會把創作的精力花在進排練室之前,把樂譜分小節精密地計算好,她則是在排練時更費腦。她從來不覺得重塑的表達是沒有感情的機器,“我們只是嚴謹,嚴謹意味著你的感情是受控制的,你會在理性的引導下去表達感情,而不是濫用感情。”錄制樂夏的時候,她也真情實感地流過淚,當我們追問是在哪個部分失控的時候,她就會往后退一步,“這我沒有必要告訴你”。

不排練的時候,劉敏是個挺隨性的人,“除了音樂,還有什么好去較真的事情呢?活得有點太累了。”日常就是擼貓、做飯、寫歌、運動、看劇。懶得化妝,不愛社交,從來沒醉過,錄制節目時,頂多跟其他的樂隊聚在一起喝兩瓶啤酒

她不覺得搖滾樂賦予了自己多么與眾不同的個性和氣質,“氣質是人帶給音樂的,而不是音樂帶給人的。寫文章也好,拍電影也好,這條路本身并不重要,每個人都是選擇了一條路,然后通過這個方式去了解自己,或者是了解世界。”

她只是剛剛好找到了樂隊這條路,然后心甘情愿地一路死磕到底。

男Rocker 問 女Rocker

肖駿/ Mandarin 吉他手:什么樣的男生對你來說是有魅力的?

劉敏:長得好看的男生或者性格特別好的男生,手特別好看的也可以,或者是特別懂得照顧人的男生,當然最好能集合以上所有優點于一身。

安雨/ Mandarin 鼓手:每次亮相都很好看,穿衣風格有什么講究?

劉敏:穿衣服首先是要像我自己,喜歡穿黑白灰,簡單舒服的衣服。

李赫/ 大波浪 鼓手:不排練的時候都在干嗎?

劉敏:不排練不寫歌的時候,要么有其他的工作,要么就是在家休息、睡覺。

劉虹位/ Joyside 吉他手:幾位就各自聊聊對彼此的印象吧?

劉敏:對她們的印象還是停留在錄節目的過程里。福祿壽,就是特別溫柔可愛的小妹妹。塔娜特別有少數民族的氣質,有時候張狂,有時候內向。酸感覺就是一個新時代的活在動漫里的小姑娘。

 

策劃:Jakii / 執行:Jakii、可妮 / 撰文:凌青、張凡、Choco / 攝影:馬馳騁(aAstudio)/ 視覺:玉清 / 造型:許嘉格、SallyAn / 妝發:劉效麟、于洋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山东麻将免费下载258 广西双彩最新开奖公告 重庆批发麻将机最便宜 闲来麻将官网下载苹果 福彩6等奖多少钱 三肖必中特马期期淮 河北11选5技巧稳赚 捕鱼达人手机版下载 免费不要钱的单机麻将 带有炸金花的棋牌游戏 安徽快三杀号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左开奖结果 火箭vs快船第六场 gtv网络棋牌频道在线观看 大嘴棋牌游戏大厅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开奖间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