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鐘楚曦 | 多面繆斯

2020-11-13 來源:芭莎珠寶
3 歲學舞,擁有極高的藝術天份;19 歲從舞蹈系毅然轉到表演系,跨入了嶄新天地。過去的這些年,鐘楚曦向下扎根、向上生長,夢想的探尋源自純粹而堅定的信念。鏡頭下,繆斯綻放,一人千面,她和她的作品始終赤誠相對。如今,打開世界大門的鑰匙依然牢牢攥在她自己手中,每一次開鎖的瞬間,總能見證這世間最曼妙的風景。

2

鐘楚曦

藝術是最可靠的途徑

見到鐘楚曦的時候,她剛剛從劇組抽身出來,第二天很早還要繼續拍戲。如印象中一般,她美得濃烈又不失英氣,骨子里透出一股挺拔而颯爽的勁兒。我們這次的拍攝地點是一個宴會廳,一站在這場地,她便迅速調整自己進入拍攝的創作狀態,專業、敬業、出片極快——這樣的高效,與她真誠的本性和過硬的實力是分不開的。

鐘楚曦的微博簡介是:一個文藝工作者。的確,從小她就與藝術結下了不解之緣。3 歲時,年幼的她便被媽媽送去學跳舞。這個懵懂的小女孩覺得跳舞很開心,“可以化妝、穿漂亮衣服。”10 歲,她考入廣東舞蹈學校,正式開啟了自己的舞蹈生涯。在舞蹈學校的6 年中,除了學習中國舞,她身上更多的藝術天份也開始得以顯現:練習素描、水彩,擔任校內的廣播站站長、宣傳部部長,還策劃主持了多臺文藝晚會……鐘楚曦說,“做藝術類的工作,對我而言就是一件順其自然的事情。”

歌德說過:要想逃避這個世界,沒有比藝術更可靠的途徑;要想同世界結合,也沒有比藝術更可靠的途徑。鐘楚曦有一顆在藝術世界徜徉的靈魂。藝考時,她成績優異,進入了上海戲劇學院民間舞表演系就讀,但她心中始終深藏著一個演員夢。偶然的一次機會,學校在拍攝視頻節目時選中了她,她的表演天賦也因此得到了驗證,很快,她通過自己的努力成功轉系,邁進了一直期待的表演殿堂。轉系后的第一年,她就拿到了專業課全院最高分和獎學金,這個奔著心中目標一路前行的姑娘,在多部影視劇中默默磨練著演技,直到因《芳華》中的蕭穗子一鳴驚人,徹底征服了大家。

朝氣蓬勃的蕭穗子,跳起舞來靈動明媚,一眼難忘。鐘楚曦讓這個人物如此鮮活,無論肢體、眼神還是情感,她都演繹得恰到好處。

作為演員,她始終擁有強大的共情感,保持了真誠,也保持著敏銳,“共情能力能讓你更深切地體會著角色的喜怒哀樂。”而無論表演還是跳舞,又甚至繪畫、音樂,所有的藝術門類在本質上其實都有著某種相通性。鐘楚曦當然認同這一點,她會在每種曾嘗試過的藝術形式中汲取不同的靈感,把它們互相融會貫通。“每個創作者都有屬于自己的靈感捕捉方式”,她說,“靈感有的時候來自于對自我的了解,當然也有的時候來自于對那些未知領域的開拓。”而放在她自己的身上,于生活細節處去感受、去體會、去反復地嘗試和琢磨,會更容易激發出靈感。“因為靈感這種東西往往一瞬即逝,捕捉它其實并不容易。”

鐘楚曦專注于眼下正在做的事情,愿意真聽、真看、真感受,“有時間的話,我還會看書、看展覽,潛移默化地去吸收一些新的藝術動態。”而提到最近一次“被藝術磨礪”的工作經歷,她爽朗地大笑起來“,那大概就是參加《 跨界歌王》吧!那個舞臺很考驗人,一邊唱歌一邊跳舞,準備的時間又很短,那段時間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到底怎么才能把舞臺呈現得更好上面。”

都說雙魚座是天生的藝術家,鐘楚曦這只“雙魚”,是否會認同這一結論?她聽到后開玩笑地說:“我淚點比較低,不知道算不算藝術家的天賦?可能拍哭戲比較容易,哈哈。”碰到比較傷心或是難過的戲份,她會在開拍前讓自己的情緒Down下去,“這樣可以更快、更早地進入到劇情的設定之中。”未必要自己真的不幸福,才能演出不幸福,“我常常細微地觀察和感知著不同的情緒,再把它們小心收納,等到表演的時候就可以拿出來激發自己的能量。”

1

鐘楚曦

打開世界大門的鑰匙攥在自己手中

這些年,鐘楚曦肉眼可見地愈加忙碌起來。除了拍戲,還有綜藝、時尚活動、大片拍攝等各類邀約,說她是時尚的寵兒并不為過。她天生有種高級感,野性與柔美在她身上融合得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因為跳舞和常年健身,還有著非常漂亮的肌肉線條,表現力絕佳。她是自己的主心骨,對于“創作”這件事嚴肅認真、絕不含糊。括我們這次的拍攝中,無論對于服裝風格還是珠寶的佩戴,她都提出了不少讓人眼前一亮的Idea,多年來良好的藝術素養讓她清晰地懂得什么才是最適合自己的。

她似乎一直擁有這樣的能力:強悍地陷入生活,自由地掌控人生。而她每一次對于角色的選擇也是如此,有自己的信念與篤定。不久前熱映的《蕎麥瘋長》中,鐘楚曦飾演的李麥給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她浴火重生、又美又“瘋”。最初,李麥最打動鐘楚曦的點,就是對于舞蹈的熱愛、對于夢想的癡狂,“這也是跟我本人比較契合的地方。”她坦言這是她付出最多的角色,李麥的執著、勇敢,與命運抗爭、不隨波逐流,仿佛另一個平行時空中的自我寫照。“你如李麥一樣的執著時刻,可能會發生在何種情境下?”面對這個問題,鐘楚曦說,“我的執著,或許不一定會發生在某件具體的事情上。”但她很清楚地知道,對于自己想做的事情,“適當地去爭取、去‘執著’是很有必要的。”荼蘼之花,向死而生。李麥說:“我只要有一口氣,我只要還能動,我就還能舞蹈。”《蕎麥瘋長》的拍攝過程中,當然也需要這樣的熱血和拼勁兒:鐘楚曦不僅要忍著舊傷苦練舞蹈,還要在水下完成一系列連貫而優美的舞蹈動作。屬于李麥的電影特輯中,她有一句話讓人過目難忘:“老了我可拍不了這樣的戲。”“其實說這句話的當下我沒想太多。現在覺得,首先是因為演員的年齡和角色的年齡要相近,才能在人物的呈現上更為完整”,再次聊起的時候,鐘楚曦對這句話做了詳細的注解,“其次就是因為要拼,要熱血澎湃。”不拼,也就不是鐘楚曦了,“再遇到這樣好的、讓我感興趣的角色,無論怎樣我都可能會想要嘗試一下。”

5

鐘楚曦

但是,第二次演舞者,會擔心有“重復感”嗎?鐘楚曦很肯定地回答:不會。“兩個電影的角色所生活的年代不一樣,人物的情感和精神也不一樣。更何況,李麥的舞種和蕭穗子的舞種是有很大差別的。”當然,在她的眼中,作為角色的“舞者們”既相同又不同,“對于觀眾而言,可能大家看到的舞蹈畫面是美的,但是跳舞本身其實是一個需要不停訓練的過程,那個不斷重復訓練基本功的過程是枯燥的。所以相同之處就是舞者對舞蹈的那種熱愛和堅持。”而不同之處則在于,舞者們最后呈現的舞蹈擁有不一樣的生命力,“每一支舞蹈都有它獨特的美,而每一個角色也都在講述她獨特的故事。”

正是這份對于角色的鉆研和通透,成就了如今的鐘楚曦。她從不過分在意“挑戰”和“突破”,“挑戰和突破或許是每個演員的必修課,但我覺得還是要順其自然。就像剛才我說過的,你在你追求的夢想面前要執著,但是這個執著是針對你自己的內里。”她一直認為“合適”才是最重要的,否則,便是給自己平添了另外一層枷鎖。“我不是一個特別會做長線規劃的人”,她說,“當然每個演員其實都會想要嘗試不同的角色,去體會不一樣的人生,這是身為演員最妙的一點。我希望自己能夠專注于體會和提煉。

”她始終將那把打開世界大門的鑰匙攥在自己手中,然后在適當的時候開鎖,親眼去見證所有美妙的風景。對于外界的評價和眼光,她泰然處之,“身處這個行業,他們眼中的鐘楚曦,和我心里的鐘楚曦,都是我。”唯一不同的是,她期待心里的“鐘楚曦”能夠更強大,也更無畏,“可以逐漸接納別人眼中的那個‘我’。”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欢乐真人麻将旧版本下载 河北11选五任二一牛定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1-99倍的捕鱼游戏下载 爱玩棋牌游戏app 平肖规律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真准 捕鱼大富翁技巧 三人推麻将规则 海南麻将有番的怎么打 甘肃快三开奖 516游戏金蟾捕鱼外挂 上海哈灵麻将官网 北京快3官方软件 3d试机号及摆球顺序 独行侠vs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