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娛樂 >

學院派、技術流、天生驕傲,能概括Mandarin樂隊嗎?

2020-11-19 來源:時尚先生fine
8 月的某天,我們把Mandarin“綁”到了一個仿佛脫離現世的洞窟之中,順道和他們在山洞里拍了點片子,吃了兩頓銅鍋涮肉和粉色蘑菇。凌晨回到市區,還喝了一頓大酒。

4

Mandarin 樂隊

“Mandarin 太專業,沒樂隊內味兒。”

Chace :他們講話可真糙,我覺得想說的是沒有看到他們所期待的那種隊魂?他們沒看到,的確我們也沒有給機會讓他們看。因為我們是一支新樂隊,第一次出現在《樂夏》舞臺上,而且都是年輕人,你想看到什么味兒呢?人們想看到一種非理性的東西,也許很多東西還是要更多親自感受更好。

安雨:“樂隊味兒”對我來講就是我之前在有一個采訪里頭說,大家志同道合、審美相同并且想一塊做一點東西。做出來的音樂首先要自己滿意,對自己真誠,然后如果會得到一部分聽眾的喜歡,那么它就是一個樂隊。

我始終不太明白幾個哥們兒要鎖死才是一個樂隊是什么概念,對于Mandarin 來說,大家可能永遠不會聽到解散這樣一個詞,因為我們會出去做各自的東西,吸收一些新的知識回來再寫Mandarin 的新東西。對于我們來說這是一個良性循環。

肖駿:我跟安雨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不算樂隊味兒嗎?我認為我和他還挺契合的,我平時是比較謙虛的一個人,毫不裝逼地說,能在我跟安雨的攻擊下還能發光發熱的人可能也只有Chace 了,其他主唱估計早就被我們淹沒了。所以回到你剛才那個問題,我們早就各自演出太多,我們特別知道我們樂隊怎么能以最高的效率黏合在一起。

1

Mandarin 樂隊

“他們最新、最先進、最前沿的審美和技術……就像刻在金子上的八股文。”

Chace :我覺得說這種話的人可能是因為他沒太聽懂我們的歌,沒有理解音樂中的情感,也理解不到技術點在哪兒。有的人因為聽歌太慣性了,對自己稍微不理解的東西可能潛意識里都沒有接受度了。從音樂角度出發,所謂的傳唱度我們是有考慮過的,但我們也沒有刻意地去做所謂為了更流傳而如何這件事情。反倒是想說,從哪個詞里能讓人覺得有共鳴,講一些故事,或者說從音樂的氛圍里怎樣讓人能感覺到你的空間,為大家提供更多,不是說誰喜歡而就去做他們喜歡的東西,更多是怎樣為他們提供到那些空間,讓他們去理解那些氛圍。作為創作人的角度,我可以選擇沒有任何的情感,并非一定要有個情感讓大家共鳴。我可以選擇,這是一個其實沒得聊的事情。

安雨:編曲方向不太一樣,有的歌我們會側重氛圍比如說《Echo》,《Cradle Song》又更多輸出在詞上,聽《Asa》可能就喜歡偏流行和舒服。如果只是基于技術到了一定程度來說,其實就不再需要突出技術來表現自己技術好了,它就是基本輸出,是一個工具。我們現在寫歌的時候會稍微想一想,這首歌是突出氛圍,還是律動,或者突出情感表達?在我們新出的專輯里有三首歌比較突出情感,一首是很情緒化的,兩首注重氛圍……取決于我們寫歌時的動機和心境。我們是有技術,但技術不是唯一。

肖駿:真的不是說故意為了難而難,我們從來沒有為了技術而技術。而且我覺得很多人混淆了技術和知識,我倒是覺得我們有的更多是知識。現代波蘭的那些古典作曲家你們聽聽,就會覺得我們太好懂了。我們只是覺得在國內國外學了十幾年音樂也算是見過那么多那種東西了,我覺得我們是選擇這樣去做,作為表達和傳遞“音樂”的一種方式而已。就是如果我們的音樂一旦開始考慮很多市場化的因素,比如流量、傳唱度,我們就完蛋了,它就有變成一個商品的危險而不是一個藝術。對,我們定位自己的音樂不是商品,是盡量去做成藝術。

3

Mandarin 樂隊

“Mandarin 因突出編曲和樂器弱化了主唱。”

Chace :人聲也只是一個樂器,沒有人規定說主唱或人聲必須得怎樣,必須我帶領大家一起嗎?我覺得不是這樣。當然如果他們(樂隊成員)對演唱有不滿意的地方,我們也會討論。

肖駿:弱化主唱,其實我們是有意識的,這不是件壞事。Chace 本身的角色是制作人,不僅僅是主唱身份。在中國的樂隊,大多數都是聽主唱,其他樂手厲害一點大家可能能注意到你,要是默默無聞一點大家還以為你是個伴奏樂手,很沒存在感。但是樂隊這個東西肯定不是說就只看主唱,這只是大家的一個聽覺習慣而已。所謂的弱化主唱也只能說是弱化了那個唱歌的部分,而不是他這個人。我跟安雨在玩爵士樂的時候,經常會編的那種旋律是需要人聲,但它沒有詞的,他只是把旋律唱出來,那個時候它明顯就是一個樂器的作用。

2

Mandarin 樂隊

“音樂性最好的樂隊。但是還是那句話,欣賞這種音樂是有臺階的,普通聽眾難以共情,曲高和寡。”

Chace :在第一張專輯的體驗中,技術占比可能是70% 和30%,或者是60% 和40% 這樣。

安雨:我是一個極度理性的,但對待音樂的時候我是特別感性的。

肖駿:我從來沒有想過技術要占百分之多少,我們編曲都是想怎么樣好聽,從來沒有想過某個地方我要莫名其妙加上solo 炫死大家?炫技我炫過了,我十幾歲的時候彈巨快,那時候我老想炫,現在真不想去玩了,而且我也自知之明地認為我已經失去了炫技的能力了。你聽到的echo 最后那段solo,為什么我要彈出那么一個東西?因為我要在那里把那首歌的情緒推到最高點,是那么一個作用,而不是大家注意我要開始solo 了。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516棋牌游戏大厅2013 白小姐精选四肖中一肖 陕西十一选五任选基本走势 直播灰熊vs网队 网络棋牌上有赢钱的吗 大嘴棋牌游戏平台下载 香港白小特马资料 福建36选7玩法 葫芦岛52麻将官网 波克城市斗地主下载 3肖主6码默认论坛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 重庆彩开奖结果查询 血流麻将 大忌 成都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