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易烊千璽 | 登堂入室

2020-11-20 來源:時尚先生
被當作一個演員看待,易烊千璽本人與偶像之間的縫隙有了微妙的縫合。他用自己的表現,解釋了電影和偶像并不沖突。他發現,另外一個沒被打開的世界,突然打開了。

6

易烊千璽

易烊千璽時常遇到自己。

拍攝《少年的你》時,他扮演的小北有一場去街邊小店修手機的戲。然后他看見了自己代言的手機廣告。拍攝《送你一朵小紅花》時,有一場戲安排在麥當勞。然后他看見了電視里循環播放的他舉著薯條的畫面。

“不行,得擋著。”易烊千璽演的小北從小混跡街頭,硬骨頭,臉上經常掛彩。他不可能穿著西裝、舉著手機,出現在手機店里的廣告上。

電影和廣告對易烊千璽有著不同的需求。前者需要他的情感勞動,后者需要他的形象和影響力。微博上,他有8500多萬粉絲,現實生活中,易烊千璽這個名字也廣為人知。他上一次單獨上街是8月底。吃完午飯,出門散步。太陽煌煌,他沒戴帽子,戴了個口罩——如今戴口罩反而更能使他混入人群了。他冒了一身汗,走累了,就在馬路牙子上坐著。

散步是很久以來的習慣。在劇組拍完了戲,他就在周圍溜達一圈。偶爾也開車。收工早,天氣不錯,他便自己開回去。都是點對點的行程,和他以前想做的游蕩的出租車司機很不一樣。

“美國作家保羅·奧斯特在書里寫過布魯克林的司機,說‘你整夜開車在城里轉,你永遠不知道下面你要去哪兒……每個目的地都是任意的,每個抉擇都是偶然而定’。”我們順勢聊起了這個職業。易烊千璽鄭重地點了點頭。“你的生活里有這樣文學性的瞬間嗎?”

聽到“文學性”三個字,他突然羞澀地笑了。想了一會兒,他不確定地問:“醒來想不起自己在哪個城市,算嗎?”

汽車正往首都機場去。初秋的傍晚,天晴,云疏,車流越來越密,車子時疾時緩。

“剛剛你看到了什么?”

“一棵櫻花樹。”

去年4月在東京,我曾在一幢樓的21層天臺問過他。那是《Esquire·fine》創刊號的拍攝現場,他穿著棒球服,趴在露臺上往下張望。

“所以今天看到了什么?”

“今天的云特好看,一層一層的,形還不一樣。”

5

易烊千璽

《Esquire時尚先生》和《Esquire·fine》十月刊的封面都是易烊千璽。每次拍攝,他的身邊總是被人群圍得密不透風,他的臉和身體,總像被鑲嵌在視線裂縫中的碎片。大多數時候他是沉默的。這種氣氛蔓延到拍攝間隙,工作人員仿佛都形成了一種默契,讓他一個人待著,然后各司其職。

在這個場合,他被稱為藝人。鏡頭里,他需要配合攝影師做各種動作和表情,他需要通過眼神表現切合主題的情緒,視頻拍攝時,他得根據導演的指示運用面部肌肉。然而這和演戲又有所不同。他此刻的角色就是易烊千璽,而易烊千璽不是虛構的。他是他的創作素材和創作成果,他的形象在雜志出刊時會至關重要。外表之下的另一面,思考以及自我確認,則更隱晦地藏在了書頁之內。

“千璽,你是一個演員,你不是一個偶像。”2019年10月,《少年的你》首映禮上,知名編劇張冀從觀眾席中站起。臺下掌聲四起,身旁的曾國祥導演拍了拍易烊千璽的肩膀。他沒忍住,紅了眼眶。

“動容是因為受了肯定,不是因為摘掉了偶像標簽。”他說,“偶像不是一個具體的職業,它是很廣義的,有點兒像形容詞,但演員是一個非常專注、具體的職業,演員是被偶像在里面的,我不覺得這是非常分割的兩件事。”

被肯定、被接納,是易烊千璽在過去一年多的主線。《長安十二時辰》去年6月播出,超過50億的播放量,8.3的豆瓣評分,易烊千璽出色地完成了“李必”的任務。《少年的你》10月上映,15.58億的內地票房,同樣8.3的豆瓣評分,易烊千璽的表現超出了很多人的期待。他獲得了第3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新演員兩項提名,并最終成為了“最佳新演員”。采訪前兩天,他被提名為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年度表彰大會年度男演員。

“這次千璽來到FIRST影展,我們也希望給大家傳遞一個訊號,他是一個青年電影人,很有才華。年輕的導演們如果有好的劇本、作品,也可以拿出來對話。”FIRST影展運營總監高一天說。

高一天從事電影行業八年,以前對易烊千璽就是“當一個明星看”,沒有交集,也沒有看法。“最終我們互相認識的方法,其實是通過一部優秀的作品。”高一天說,是易烊千璽在電影中的沉默擊中了他。

“演,和演得讓別人覺得你沒有演,是非常不同的方式。電影里的沉默是很難的,因為角色要通過講話讓觀眾不停地接收信息,但當演員不用那么大段的語言,用沉默、眼神向觀眾傳遞情感,就是一個非常高級的方式。”

不適,是易烊千璽剛出道時就有的感受。“稀里糊涂就工作學習兩邊跑,一邊覺得好玩,一邊覺得不了解。”去年我們就探討過“過早社會化”的問題,他說自己困擾很少,因為自己不是社交能力多好的人,不過他也意識到,“抗拒的心態,反正是老早就意識到了。我能不能嘗試不做?或者即便我不接受它,也能在我的控制下變得稍好一些?”2017年9月,易烊千璽成立個人工作室。這成為了他“自己把握一些東西”的開始。也就在那之后不久,他遇到了導演曹盾。

曹盾做過攝影、編劇、導演,有經驗、有作品,更重要的是他膽子大,相信直覺。邀請易烊千璽飾演智慧超群、清冷孤高的李必之前,曹盾沒看過他任何的表演片段,只知道他屬于一個歌唱團體,年齡合適,形象合適。見第一面,只聊了故事背景和拍攝構想,易烊千璽甚至沒說幾句話。

“不是他說了什么讓我覺得特別準確,而是他作為一個沒有經驗的演員,聽我說話時的反應和神態,讓我覺得是準確的。”曹盾在電話里說。

《長安十二時辰》中,少年天才李必結束閑云野鶴的修道生涯,司職靖安司司丞,為保衛長安殫精竭慮。甫一出場,他便要面對詭譎的朝堂和四伏的外敵。

“群狼環伺”,這既是李必面臨的危局,也是易烊千璽來到真實的創作語境后的情形。劇組集結了諸多實力派演員,李必忠肝義膽下的自我懷疑和易烊千璽勇敢之下的怯,重合到了一處。曹盾說:“這個人在現場,你看著一幫老戲骨圍著他,他去適應這件事的時候,你就覺得這個選擇是正確的。”

被當作一個演員看待,易烊千璽本人與偶像之間的縫隙有了微妙的縫合。“從那開始我就想,演員這行是能干得長并實現某些價值的……那會兒就覺得這東西帥!我能傾我所有去賦予它……《少年的你》上映時,為什么大家有點兒反應,就是因為大家沒把你當演員看。但我知道我哪兒好,哪兒不好,包括和我合作過的老師們,和我相處一段時間后,就會以演員的標準來要求我。”

在曹盾看來,易烊千璽身上有一種發自內心的真摯的東西。“作為一個年輕演員,很多東西要靠自我的性格和修養。當他沒有經驗時,自我占了很大的比重。所以我一直夸他有一種渾然天成的感覺,有很多適合這個領域的才華。”

有一場戲,李必為保全靖安司而去林九郎處談判。回來后,他看到同僚都跪在地上。“司丞,如何?”助手徐賓不顧官兵阻撓,沖出來問。李必微微一笑,踱步走入人群。

“那是笑場,不是表演。但他笑一下等于告訴徐賓,事兒辦成了。”

“你覺得好在哪里?”

“他發自內心的笑。”

2

易烊千璽

“技巧性的東西要輔助你原本心里的直覺,絕對不能蓋過。直覺你一直要有,技巧也一定要有,這就是我為什么要去上學。”2018年演完李必,易烊千璽收到了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的錄取通知書,9月,他正式入學。

去年在東京,他分享過大學生的日常:早上7點半起床,然后去學校上課;有時晚上睡不著,早上醒不來,就在手機上開一串鬧鐘,前幾個響的時候充耳不聞,拖到最后一刻才從床上彈起。

大一期末排作業,課代表找易烊千璽演一位弱智。“他說咱們班除了你,沒人能演!我聽了很激動,說給我看本子就行!”

“他是覺得你演技好,在夸你,還是覺得你不用演,你就是個弱智?”

“肯定是第一個!”易烊千璽特地調整了坐姿,上身前傾,語氣篤定。

遞來的劇本是陳建斌導演的《一個勺子》的片段,易烊千璽要在里面演一個邋里邋遢的弱智。“挺好玩的,怎么演都對!”對于如何在收放之間找到支點,他已習得了一些理論,“這個人物不受家庭背景、教育、社會環境的壓制,所以他什么行為都是可以的,但塑造時還是要精準。”

對于靈性與方法的關系,易烊千璽是這樣理解的:感覺不能吃一輩子,加上技術和練習,才能托起天賦。“表演理論只有你去演的時候,才知道哪些對你是有用的。技術是能教的,但能不能拿得住,就是你的事。”練了兩年基本功后,易烊千璽發現自己看劇本的眼光變毒了。以前遇到大段的個人戲,那就是糊成一團的臺詞,現在再看卻是能鉆到字縫里,一層一層剝開了。“你心里的東西變多了,也會延伸出一些可能性。”

兩年沒給熒幕前的觀眾交作業,卻在老師和同學面前演了很多次。“只要專業選得好,回回交作業都像藝考。”這是同學之間流傳的調侃。每次上臺,易烊千璽都感覺底下的目光沉重而冷酷,“就看你哪里會露怯,哪里會出錯”。他不認為這是身上光環帶來的緊張感,而說這是被審視的氛圍帶來的平等的考驗。

舞臺和劇組不同,劇組營造的是真實的背景,而在排練廳,道具、光都是抽象的,要讓觀眾相信就沒那么容易了。

“你露過怯嗎?”

“經常的。”他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不露怯怎么叫交作業呢?”

12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O^★)MG烈焰钻石首页 (*^▽^*)MG水晶裂谷援彩金 (*^▽^*)MG狂欢节游戏说明 2020年欢乐生肖停售了 (*^▽^*)MG燃烧的慾望_最新版 湖北30选5 (★^O^★)MG大草原现金爆分打法 (*^▽^*)MG冰球突破送彩金 (-^O^-)MG丧尸来袭闯关 (*^▽^*)MG狂欢节如何爆大奖 博格体育网-体育赛事资讯网站 pt电子可以试玩的网站 (*^▽^*)MG水晶裂谷奖金赔率 吉林快3形态跨度 东方6十开奖号码 (*^▽^*)MG舍伍德的罗宾_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