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人物 >

章子怡 | 所見 即她

2020-12-17 來源:時尚芭莎
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章子怡本身就自成這樣一番氣象。戲劇與生活是她世界中的兩個房間,有融合交匯的混沌所在,但她也能理性地將二者分割待之,讓其涇渭分明。“別給自己設定那么多的要求和目標吧,就保持一個積極的好狀態,每一天,都好好過。”

自我

我不應該用虛偽、虛幻的世界欺騙自己。
我從未有過所謂的虛榮心,沒有什么需要要求的了。

“我?我才不會遠離”

2

章子怡

“還記得你說的那個故事嗎?”

“心誠則靈。”

“許個愿吧,小虎。”

再回頭看電影《臥虎藏龍》的最后一場戲,章子怡飾演的玉嬌龍微微偏過頭問羅小虎要一個愿望,橋上的風把她的頭發吹得有些亂。就在張震飾演的羅小虎對她說完“一起回新疆”的心愿之后,她翩然起身,躍入了山間,沒有再給對方留下什么多的東西。

“她始終是一個自私的人。”在經歷了20 年的成長變遷之后,章子怡對玉嬌龍的這一層理解始終沒變。也許可以說得再“抽離”和“理智”一些,玉嬌龍的自私可以被看作一種“自我”的任性。

“她如果不是自我的話,她就不會沖出家庭的束縛去追求所謂的江湖、所謂她的武俠夢……她對于愛情的追求,完全就是突破了自我。所以為什么越是隨著時間的推進,當下的年輕人越能夠抓到這個戲的核心?其實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古代人的心思。”

這一場戲末的縱身一躍,原本在劇本里是沒有的,是拍到那里了,章子怡忽然被通知要加一場,她當時還沒來得及完全吃透其中的因由,人就被掛上了威亞。

“我印象可深了,當時我已經吊威亞就吊出花兒來了……”她復述著彼時現場的狀況,“我穿著灰的衣服,飄著,大鼓風機在底下吹著,我是這樣立著拍的,人這么吊著,鏡頭最后是反著來的。”

5

章子怡

她現在以自己的心和眼看那時候劇中人的這一幕選擇:“她是(在尋求)一個自我的解脫,或者說是一種逃避也好,一個永遠不受約束的逃避,或者是一種對自由的向往。就這么遠離了,可能她的境界更高一籌,更勝一籌。”

章子怡眼睛看著近前的一面鏡子,若有所思。

但你呢?你是不會遠離的嗎?

她被接下來這樣一個問題瞬間拉回當下的現實,毫不遲疑地作答:“我?我才不會遠離,我覺得生活太美好了,我可以遠離所有所謂的虛榮,可能這種(需求)已經離我很遠了。我不應該用虛偽、虛幻的世界欺騙自己。我從未有過所謂的虛榮心,沒有什么需要要求的了。”

2020 年初,章子怡順利產下了第二個孩子,是個男孩,家里日常里就喚他“弟弟”。弟弟穿的、用的,大多是比自己大三歲多的姐姐“醒醒”的:被子、床單、嬰兒床、澡盆……新衣服也幾乎沒怎么買過。

3

章子怡

“老二基本上就散養著,也不太精致。”二娃的出生,反而讓章子怡更加尊重、關注醒醒的情緒,她是個敏感的女孩。“所以我就要特別地在乎和保護她的心……”

章子怡喜歡和孩子在一起,前日和幾個朋友一道家庭聚會,一屋子孩子,從2 歲到9 歲不等,她就臨場“絞盡腦汁”找一些大家能一起參與的游戲。“我就不愿意我給別人的感覺是我沒有關懷的,我沒有照顧的。”她力爭要照顧到現場所有大人小孩的感受,生怕他們中的某一個人覺得自己被冷落和忽視,覺得沒有存在感。

歡愉和舒服是大家的,疲憊就只能留給她自己,那她心里也是踏實的。“可能是和小時候的經歷感受有關,我不愿意一個場合里有任何一個人覺得自己是被排在外的。”

與她一道走過了這十余年的經紀人曾經說她,從來不把自己當明星,這樣是好,也是不好。章子怡很認同:“在我自己的角度上,我從來沒有覺得別人會看我是章子怡,或者看我有什么特別。我也從來沒有活到過另外的一個世界里面,刻意強調說我是誰,我應該是什么樣一個姿態,我應該讓別人看到我的時候是什么樣的眼光……可能有些人會想很多,但我從來沒有過。”

123
推薦 EDITORS PICKS
熱點 MOST POPULAR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新 股票投资网站有哪些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大乐透合买奖金分配比列表 极速赛车走势图大全 四川熊猫麻将赢分技巧 下载江苏快3中奖助手 河内5分彩高倍 1681c手机股票软件 重庆时时彩龙虎开奖 p3试机号金码关注码今天 新浪彩票 比较好的莱特币矿池 极速快乐十分彩票平台 最新水果拉霸电玩城 bd曾道人玄机第57期 彩票开奖查询